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浩川 | 29th Oct 2012, 22:31 P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「給十六歲的我:

我想了很久,決定給你寫這封信。不用懷疑,如果沒有計算錯誤的話,你確實便是十六歲的我,一個正在猶豫不決,面對明明很喜歡很喜歡的人,卻還是不知怎麼辦的大笨蛋。

我告訴你,你雖然笨,但你的猶豫不是沒有意義的。因為現在每天在你面前出現的她,將會讓你很傷心很傷心,甚至悲哀得欲哭無淚……你將會跌進深谷……

你,害怕了嗎?

喜歡一個人,大概應該為她付出一切,願意為她努力不懈。然而,害得你再也無法這樣做的,也是那個她呢。

期望這封信,會讓你從迷茫中走出來,繼續昂首闊步的走向未來。期待這封信,會讓你當機立斷,用盡你一切能力,改變我…… 」

把手上一張信紙看過兩遍之後,青鋒把本來心裡暗罵的十三個字粗言宣之於口,然後把信紙捏成一團,隨手扔進垃圾桶。

誰這麼無聊,搞這類毫無水準的惡作劇?

「誰害我們姚青鋒這麼動氣?」一把近乎娃娃音的甜美女聲,適時響起。「大家都在等你呢。」

「我又不是唯一一個彈結他的,一支學校樂團用不著五支結他吧!陸冬鈴妳自己去應酬他們吧!」

「原來在氣那些小學弟?」冬鈴來到青鋒身邊,輕聲笑說。

在聖營書院這所以音樂才藝聞名學界的學府裡,組樂團就如家常便飯,換句話說,就是貓貓狗狗都會組支樂團。青鋒永遠搞不懂,明明就一大堆選擇,那些才剛升上高中的菜鳥,幹嗎就是喜歡黏著冬鈴。到底為甚麼?這是青鋒經常想向冬鈴提出的疑問。然而,今天,有更讓他在意的問題。

「小冬,我問妳。」

冬鈴抬起臉,迎上比她高大半個頭的青鋒,那雙熱熾的目光。

「如果,將來我讀不成書,又彈不到吉他,甚麼似乎也不可能成功,那妳會怎麼辦?」青鋒別個頭,望向剛被他用紙球轟炸的垃圾桶,沒有正視冬鈴。

「那麼,如果我失聲了,再唱不到歌,甚至聾掉,再不能陪你去聽樂團騷。然後,我忽然變成智障,無法再升學。你,又會怎樣?」

「妳現在便已經是智障!」青鋒失笑起來,伸手輕柔地捏一捏冬鈴的鼻子。心情,似乎轉瞬回復過來。「不過就算智障,妳始終也是妳。」

想那麼多在幹嗎?有多少人在十來歲時,會想將來該如何?然而,那封信,就算被扔掉了,信中內容,還是徘徊在青鋒腦袋裡。

直至一天,他跟冬鈴,還有已經增至十人的樂團其他成員,一起走進港島區一個大公園。那夜,在那裡,搖滾天團MagicVoice舉辦了一場突擊演唱會。

全場數不清多少萬人,無差別的為舞台上的樂團和他們的音樂而瘋狂。

傾聽MagicVoice的音樂,未必一定感動,但必定能夠更明白自己。這樣的傳聞,姚青鋒聽過很多次。直至來到這一夜,他更確信傳聞不只是傳聞,不是故弄玄虛的宣傳,也不是死忠粉絲的誇大,而是千真萬確的事實。

「那麼,你明白了?」

青鋒全情投入在MagicVoice的音樂懷抱中。那一刻開始,除了歌聲、樂聲之外,他的心底竟然同時出現了一把既陌生,但又有陣陣似曾相識感覺的女聲!

只要把心神放多一些在現實,聽一聽樂團女主音的歌聲,便清楚明白。那,就是女主音的聲音……


待續 下一回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2年1月11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