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浩川 | 15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今年的冬天來得比前幾年都要早,才12月沒多久,便已經寒風刺骨了。雖然還有幾天我才能見到遊子,可是我的心已經因為一天一天的倒數而躍動起來。

 

這裡是Snowcity,是雪瑤和喬洛暉一起經營的餐廳。餐廳以一個橢圓的酒吧及咖啡吧 分為兩部份;一邊是放置著沙化軟椅和餐几,還有擺設在沙化群間,幾列富有中古歐洲風格的書架,感覺令人舒服安心;而另外的那部份則是一張一張的隱隱帶藍的 通透玻璃桌子和雪白色的矮背厚軟椅子,而中部面向這邊的是咖啡和紅酒吧區,吧桌一旁放置了兩部供客人瀏覽網絡的電腦。

就如雪瑤所說,是所令人廷舒服和感覺暖洋洋的餐室呢。

雖然在喬洛暉身上發生了一點點事,而令到他想要跟雪瑤結婚的計劃延遲了,然而在我們大家眼中,他倆仍是蠻親密相襯的一對。

「思敏來得很遲呢。」雪瑤端著幾杯飲品來到我和鳴林安坐其中的沙化群前,微微俯下身來把飲料放到我們跟前的餐几上,輕輕笑說:「屠沁和在橋也是呢。」

「在橋他們去接思敏,還有她的孩子嘛。」從洗手間中回來的飄緣,在鳴林身旁舒服的坐下來,這樣說。

「是啦。」鳴林攤攤手說:「敏敏的孩子才幾個月大,在橋和屠沁要跟她學習如果照顧嬰兒呢。」

雪瑤接過了侍應送過來的幾碟香氣撲鼻的佐酒小吃,把它們放到小几旁的盛餐架子上,然後跟那侍應少女交待了幾句,便在我們之間坐了下來。她說:「沒猜到呢,我們之間思敏竟是第一個成為母親的。」

「她這麼任性,我真不敢想像她會教出什麼樣的孩子來。」鳴林一副擔心而不看好的樣子,嘆氣說:「屠沁會跟她學壞呢。」

「那我們看看將來你會把這個孩子教成什麼樣子吧。」飄緣沒好氣的指了指她已微微隆起來的肚子,白了她丈夫一眼說:「其身不正,還擺出一副長輩模樣。」

「我什麼其身不正…」又來了,孩子也有了,還是要繼續著他們已足足十年的「長期戰爭」呢。

雪瑤側頭看了看我,蠻有深意的說:「Snowcity也接婚宴來做呢,何時有機會賺你的錢?」

「該不會太久吧。」我笑逐顏開的說:「我想她會很喜歡這裡呢。」

等了大半天,在橋他們,還有可愛得一出場即成焦點的小嬰兒,才姍姍來遲。看見抱著自己孩子喜孜孜的思敏和十指緊扣的屠沁和在橋,感覺很溫暖。

這個晚上,外面的天氣不是很好,但Snowcity內氣氛卻似乎從來沒有這麼好過似的。

雪瑤聘請的廚師,擁有著魔術師般的廚藝,最簡單的菜式也能煮出令人回味的味道來。

『咇咇…咇咇…』

聽到了把我跟遊子連在一起的傳呼機響起來,大家立即在旁竊笑起來,我笑了笑帶點不好意思卻又急不及待的掏出口袋中的1314傳呼機。

「這個時代還用傳呼機聯絡,真老套。」鳴林誇張地擺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說:「自己提倡船運資料以數碼化處理,卻用著這古老BB機。」

「哥哥你很煩人呢。」思敏擺弄著懷中嬰孩的雙手,就像告訴孩子,他的舅舅就是這樣子的人了。

我聳聳肩,鳴林這類說話已足足說了八年了,聽都聽得麻木了呢。

我不再理會仍然哇啦哇啦說過不停的鳴林,按動了傳呼機鍵鈕,查看著遊子給我的口訊。

『呤呤呤…呤呤呤…』

雪瑤的手提電話也響起來了,鈴聲跟以前不一樣了呢。

我把視線拉回到傳呼機的小螢光幕上,逐一看著一個跟一個遊子所有過往曾給我的傳呼口訊,這早已成為我的習慣了。

『遊子:在這裡看到流星雨,很漂亮呢。你那裡看到嗎?期待能跟你一起看到,期望再見。』

『遊子:我知道你一定不會有事的,我們還沒再見呢。』

這可算是守護了我的口訊呢。

然後…

『遊子:對不起。』

我整個人愕然起來,為什麼要說對不起?

大家都往我望來時,我才發覺自己因為這口訊而不自覺地重重嘆了口氣。

「怎麼了?」屠沁緊張的望著我,說:「遊子發生了什麼事?」

「噢…不…」我也不懂如何說,這刻的感覺很不好。

只不過,不是快要回來嗎?為何要說對不起?

待得雪瑤掛掉了電話,滿臉憂心忡忡的低頭不語時,我卻仍是想不明白。

「雪瑤又怎麼了?」在橋說。

雪瑤抬起頭來,望了望我,又望了望大家,然後說出了剛才那通電話所帶來的令人憂慮的事情。

韆鞦所乘從本市回到巴黎的班機,於當地境內的海峽中意外失事,機體墜毀。韆鞦的名字不在死者名單上,卻也沒出現於幸存者的名字當中,生死未卜…韋天空正趕往機場了解情況時,於大橋上交通失事,現在仍在搶救中…

「我想,我還是得去看看海楓。」雪瑤站了起來,苦笑說:「兄妹分別出事,她應該需要我吧。」

「我跟妳一起走。」我擠出了笑容,輕輕說:「我曾經兩次差一點便活不過來呢,現在還不是好好的?所以呀,天空和韆鞦都不會有事的。」

一直守護著我的茵,還有遠在彼岸為我祝福的遊子…只要有想再次見面的人,天空和韆鞦也會如我般一直堅持著吧。


未完待續

上回    下回

[韋灝川原創,請尊重創作版權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