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浩川 | 14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『傻瓜,睡夠了吧。』茵笑盈盈的看著我,輕責的說

『茵…』

~~~§§§§~~~§§§§~~~§§§§~~~

『兆宗!兆宗!』這是遊子。

 

我掙扎的想張開雙眼,但眼簾重得不成比例的,就像給人用鎖緊緊扣著一樣,怎樣也張不開來。

~~~§§§§~~~§§§§~~~§§§§~~~

「沒事就太好了。」

「那小子命很硬,死不去的。」

「遊子姐姐像預早知道一樣,我回來前她便託我要來看看Jean哥哥。」

他們的說話我都聽得很清楚。

然後我呻吟了一聲,兩眼終於張得開來了。

「你醒啦。」第一眼看見的便是屠沁,她幾乎要撲上來給我一個擁抱,喜極而泣地笑著。

我四周張望,看見了雪瑤、韆鞦、屠沁和鳴林,卻看不見遊子。
「遊子來了?」我用了很大努加的張開了口,問:「她在那裡?」


「遊子姐姐沒回來,她知道你不會有事。」韆鞦笑說:「還要我來看你呢。」

她沒回來嗎?怎麼我聽見她呼喚我?

~~~§§§§~~~§§§§~~~§§§§~~~

『遊子:我知道你一定不會有事的,我們還沒再見呢。』

我看著當時分散了杜錦生注意的那個傳呼口訊,不懂要如何才能夠形容我心中此刻的感受。遊子救了我,還有茵…

查證過後,警方讓我知道了當日替我報警的是一名少女,聲音聽起來很年青應該二十歲不到吧,而且提供的資料既詳盡又準確。還有,當時來電顯示的電話號碼竟然是我的辦公室。

那是茵,雖然她沒有出現或承認,但我就是知道了。

槍傷已接近完全康復,幸好都不是傷在要害。

杜錦生給繩之於法,不好的事真真正正完全過去了吧。

思敏誕下了一個胖胖白白的男嬰;雪瑤和喬洛暉的餐廳啟業至今已幾個月了,也愈來愈多懂得欣賞的客人呢。還有,屠沁和在橋的婚禮也將會於今天舉行,令人開心的事陸續的來了。

還有兩個多星期,遊子便會回來。我終於知道她一直不回來見我的最大理由了。只要期待著跟她的再見,我便會好好的生活,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自己有事,因為我要再見她。

當然那也是我答應過茵的一個承諾。

就是茵和遊子這樣的女人,才會如此的愛我,也只有她們才能令我如此深愛吧。

雖然下著微微細雨,可是『達見』酒店的宴會廳這裡仍然是氣氛熱鬧得很,歡笑聲恭賀聲此起彼落,沒有任何人的心情因為天氣而受到影響。

我端著酒杯,站在陽台邊,仰望著洒下雨粉的天空。透過一片水氣,我仍然找得到《遊子》和《雷茵》。

「在想什麼?」鳴林來到我身旁,罕有地認真的問:「在想遊子?」

「嗯。」我簡單地回答。

「真不明白她,你受槍傷那麼大件事,怎麼還是不立即回來見你?」鳴林說。

「我明白。」我笑,「就是因為槍傷昏迷的這件事,我才真正明白。」

「那我也不明白你了。」鳴林哭笑不得的說:「你和遊子真是天生一對,兩個都是那樣子神神怪怪的。」

我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膊跟他一起回到內面去。

「那是牽嵐?」鳴林突然之間拉著我,指著陽台外下面街道上的一個人影說。

真的是牽嵐,她穿著晚禮服,卻走到雨中任由雨打。

「嵐!」

我和鳴林往陽台另一邊望去,看見了一面複雜神色的在橋,他定定的俯首凝視著給雨沾得濕透了的牽嵐,而她也是同一樣的表情,笑看著他…

「你們來了這裡?」腹部已微微隆起來的飄緣,來到我們身後說:「屠沁說要你們過去呀。」

我和鳴林收回看著那對昔日戀人的目光,相視苦笑了一下,隨著飄緣入去了。

牽嵐和在橋,沒有結果的一份情,但他們對對方的在乎關心,已經算是一生一世了吧。

我們來到了新娘房,還沒進去已看見了身穿著雪白色優雅晚裝的屠沁。

從少時開始已經很漂亮動人的她,今天更是艷光四射。此時此地,她面上洋溢著的幸福,是從前沒有一刻及得上的。

等待,重逢,然後一起踏上人生另一個階段,擁抱著幸福的未來,在屠沁和在橋身上,我看到了。

我相信在橋絕對能夠把世上一切的幸福都帶給屠沁。沒有過去便難有將來,可是留在昔日卻不會看得見未來吧。在橋一定比我清楚,也一定比我更能夠做得到好。

「那是韆鞦的設計。」小雨一來到,看見屠沁身上的晚裝便興奮的嚷著說:「我也要一套。鳴林哥哥,韆鞦在那裡?」

「跟她的哥哥和姐姐在一起吧。」鳴林指了指宴會廳另一邊的角落,那裡坐著了和雪瑤、喬洛暉和韋天空三兄妹。

「我和妳一起過去。」我笑著由得小雨拉著我,往那邊走去。

還有半個月吧,到時我也會跟自己的所愛再見。到時要不要同在這裡設婚宴?

知道自己想得太快了,不禁自己傻笑起來。


未完待續

上回    下回

[韋灝川原創,請尊重創作版權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