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浩川 | 13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夏天快要結束了,這兩個月來整個『宏圖投資』都像辦喜事般,每一天都是歡笑聲滿載的,令我一來了後便不願回到頂層辦公室那裡去了。

 

『…在橋復職後,在董事局的全數支持下,正式接掌了我原來的職位,成為分析及企劃部的總經理。最開心的不是在橋自己,而是屠沁。

兩人的婚期定在下個月中期業績公佈之後,在橋說要讓他好好投入工作後才敢迎娶已變成第二個他的屠沁。

雪瑤也回來了,她身旁更帶著讓我和屠沁都吃了一驚的人呢。原來喬洛暉要找的那個最重要的人,竟然是我們熟悉的雪瑤。

這兩口子從加拿大回來是因為打算開辦雪瑤夢想中的餐廳,令人好好享受,舒服和溫暖的一所餐室。喬洛暉還私底下告訴我,他要在餐廳開幕當日跟雪瑤踏上人生另一頁…』
    
我打著電郵,告訴著遊子大家的近況。說著的都是好消息,我希望讓她跟我一起分享那些喜悅。
    
『…如您一樣,期望著快來臨的再見…』

「砰!」房門被大力推開,門撞上側牆的響聲似是使整個辦公室也震撼了一下。

我按了輸入鍵,把電郵傳送出去,然後抬起了頭,看見了像瘋子一樣的杜錦生。

「你給我過來!」他從口袋中掏出了黑壓壓的手槍,真令人驚訝!

「杜叔叔,記不記得我在羅省發生過車禍?」我站了起來,慢慢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說:「我的命是撿回來的,但是你不一樣,不要把自己浪費掉。」

「閉嘴!」他把槍嘴指著我,押領著我離開房間。

我腦裡面湧現了遊子素描的畫面,終於還是實現了。

雖然已夜深,可是公司內仍有著不少辛勤工作的員工,地下警崗有著警衛,我搞不懂仍在保釋待審的杜錦生是如何來到頂層這裡來。

他押帶著我,穿過了長長的走廊由南翼走到北翼,經過了宴會廳和廚房,走上了旋轉樓梯,來到了天台。

黑沉沉的夜空下,星星在頭上閃亮著。如果給我選擇,我絕不願意在這情況下看到《遊子》和《雷茵》這兩夥星。

『他才是製造你和祖父交通意外的真兇。』茵的聲音在我耳旁響起來,『他已失控了。』

『放心,我不會有事。』我在心內說:『我答應過您,要好好的活呢。』

「小子!那時你死不去,我早應該再為你安排多一次車禍的。」杜錦生把我押到了天台邊緣,槍嘴仍然沒有離開我這目標。

他把我推到了邊緣盡處,猙獰地怒視著我。

「杜叔叔…」

「我應該叫過你閉嘴!」杜錦生真的失常了,他暴喝著:「那個連貫城,枉他是什麼羅省黑幫,一個轉面竟給你們幾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擺了一幢!叫他找槍手卻找個只會射錯旁人的廢人。」

「杜叔叔,你要是一錯再錯,怎麼對得起杜爺爺?」我慢慢走前兩步,離開一點邊緣盡處,說:「連伯伯當年誤會祖父跟姚伯伯,不信他們是為了幫他才接手『連城』,方會鑄成大錯…」

「臭小子!你不會當我是傻的吧。」杜錦生獰笑起來,說:「你祖父不肯出手助老連,卻資助章柏這白痴!還有那個姚君松,以為自己很了不起,拿那麼一點點錢便搶奪了人家的心血。他們那是幫助老連嗎?放屁!」

「既然你跟連伯伯是好朋友,你應該知道他已回頭了…」

「看來你真是當我白痴啦。」杜錦生的食指動了,扣下板鈕…

我忙往旁避開,左腿卻始終給子彈穿過了。

「杜爺爺當年頂天立地…」我強忍著撕心裂肺的劇痛,爭取最後生機。

可是杜錦生根本聽不入耳,對瘋子說道理。面對著失常的杜錦生,我似乎真是無計可施,沒辦法了…

他走到我面前來,再往我手臂開了一槍,然後蹲下來哈哈大笑的瞪著我說:「橫豎一無所有,令蘇景宏這老胡塗絕後也不錯吧。」

「祖父一心想放過你,是你不領情!」豁出去了,我毫不退讓的迎上他狂亂的目光,完全不理已抵在我心口的手槍,說:「杜爺爺為你留下豐足的財富,是你自己不珍惜。你憑什麼說他們,憑什麼說自己失去所有?那些從來不屬於你。」

『咇咇…咇咇…』我口袋中的傳呼機竟然在這要命的時侯響了起來。

杜錦生給響嗚聲引開了注意,不斷張望以為有人來抓他了。

我把身子倒往一旁,沒給槍傷的手用盡可用的力量,捉緊了杜錦生手上的手槍,手指伸進扣板機後頂塞著他可扣板開槍的空間。

杜錦生的力度比我想像中大得多,我兩隻手指快給夾斷似的痛不欲生。

「杜錦生!舉高雙手,勿動!」數不清的腳步聲轟天動地的響了起來,然後有人搶上前來把我和杜錦生交纏搶奪中的手槍奪了過去。

然後發生什麼事了?我不知道……


未完待續

上回    下回

[韋灝川原創,請尊重創作版權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