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浩川 | 6th Apr 2006, 14:40 PM | 《紙鶴願》

Picture望著一隻又一隻的紙鶴,我想起了雪凝。

紙鶴是用七彩的小正方彩紙摺成的,數量是九百九十九隻。

她是我希望天長地久的唯一人。

『第一千隻鶴就是我,當有一天我要飛走時,你可以向我許一個願望,只要是你因我而許的,我都會給你達成。』當年把那些送我時,雪凝這樣的說。

但是我沒有許這個最後的願望,縱使我知道她快要飛走……

雪凝的朋友們都暗裡告訴我,她身邊出現了一個品格條件都是上上之選的男人。

當然我沒有見過那男人,但我知道她的選擇不會是我。那是我自己的直覺,我的感覺從來不會出錯。

望著一隻又一隻用她的心血摺成的紙鶴,我渴望知道自己最後的願望究竟是留著她,抑或支持她飛走?

某一個晚上,紙鶴的願望還沒許下,雪凝也仍未長翼飛去時,我看見她偷泣。

在同一屋簷下生活,我以為自己是有義務去了解她發生什麼事。更何況我跟她的關係根本不只同屋主那麼簡單。

「為何哭?」我輕撫她骨削似的肩膊,為她拭去眼角的淺淚。

雪凝沒有回答,只是凝視著窗外的雨點,繼續抽泣。

「為誰哭?」我自己也難以明白為何會那樣問。

「蠢瓜!」雪凝伸出她纖細的手按著我替她拭淚的手,「我沒事,不要亂想,也不要哭。」

我摸摸自己的臉頰,才發現看到她哭的同時,自己也不自覺的流下了眼淚。

為的可能就是知道了她不只是為了我才會哭吧。

雪凝站了起來走出房間說:「餓嗎?我弄個麵給你吃。」

「嗯。」我沒有動,只是代替了雪凝的位置,坐在那裡望著窗外雨點,哭。

生活是同樣的過,但我跟她彼此間已出現了一層隔膜,而那隔膜似乎就是那男人。

「我要見他一次。」我對雪凝其中一個朋友說。

朋友把男人的名字和工作地點告訴了我。

鄭言……很簡單,但出色的一個名字。

預計他下班的時間,我來到鄭言公司附近不遠處的一個休憩小公園,在那處裹眺那幢商業大廈的正門。

然後不久,我還沒有看見鄭言時,卻發現了一個熟悉不過的身影,蓄短髮的她……

雪凝。

不單看見她,在她轉身時,我還可以清楚看見她表情中的渴望和焦急,那是等待想見的人才會出現,混亂而矛盾神情。

我很久很久沒見過這樣的雪凝了,因等待而忐忑的雪凝。

這個晚上,最終的願望欲許,雪凝卻遲遲未歸。

我的心已儲存足夠份量的悲哀去痛。

等雪凝等得無力時,我把放在花籃內的紙鶴數算了一遍。

不知道是否當初她數算錯誤?抑或那時她技癢了?我發現籃子內的紙鶴數目正正是一千隻。

我來回點算三遍,結果也是一樣。混亂得可以的思緒告訴我,那是代表她已整整把千紙鶴送我了,她不會再是第一千隻,她飛走與否都不會再有最終的願望。

「……」

「雪,妳回來多久了?」我聽見背後沉重的呼吸聲,回頭看見晚歸的她。

「沒多久。你聽不見我開門嗎?」雪凝輕輕笑說:「為何把紙鶴倒滿一地?」

「無聊拿出來點算一下罷了。還沒算完呢。」我若無其事。

「嗯。」

「……」我發現自己的呼吸也沉重起來。

「餓嗎?一起出去走走,順道吃夜宵好嗎?」雪凝說。

「有何不可?」我笑。

在通宵營業的食館內,作為客人的雪凝和我默默地等待著點選了的菜餚。

兩人很有默契地不作半點響聲,似都知道對話只會使隔膜更深,疏離更大。

是一起久了,大家都懂得以靜默來面對對方,減少一切會使二人感到不合的機會。

但不安感卻無休止的增加。

侍應把菜餚送來時,不小心地把很少很少,少得就只不過是幾乎看不見的一滴醬油濺到雪凝的衫袖上。

「你手部痙攣?抑或故意?工作不想要了……」我立刻站了起來如缺堤洪水般連珠砲發破口大罵。

「浩,算吧。」雪凝急急使開那被我當成出氣袋的侍應。

「有問題便拿出來談吧。浩,我跟你也不再是小孩了,不該把悶氣亂處發洩,是不是?」雪凝平靜的說。

「是吧。」我替她抹淨衣衫上根本看也看不見的污點,隨口回應。

「記得我倆搬出來一起生活多久了?」她問。

「三年左右吧。」

「三年兩星期三天了。」雪凝清楚準確的算出日數,「記得當日你曾說過什麼?」

『我想搬出來住。』雪凝那時說。

『我跟妳一起住,租個小單位,要一廳兩房的。』

『你倒想得美,想也不要想。』

『不要想歪了,共住一屋又不是同居。』

『解說。』

『我只希望可以多些機會見妳,妳悶時立刻有我陪妳;妳睡不安穩發噩夢時,有我在旁;妳想說話時,有我作聽眾。』

當天的對話,我又怎會忘記?

「是不是我所說的,你也會聽?」雪凝問。

「嗯。只要答應過妳的,我一定會做到。」

「那告訴我你心內究竟在想些什麼吧?」雪凝深深的看進我眼內。

「……」我說不出口。

「答應我的是誰?」雪凝放開了視線,微笑。

「妳的蠢瓜。」我自然地回答。

「那便好,」她笑說:「如果你還沒組織好,一會回家後才告訴我,好不好?」

「成交。」我也笑了。

那一餐吃得依舊沉靜,但心情已因著她的說話變得沒那麼差勁。

總是這樣的,她一句半句說話便足以支配我的喜怒哀樂。

回到家中,我對雪凝說了晚安便逕自走進房內,把門鎖上。

在門內的這裡,我聽著一首十年前的流行曲,細聽尤如我自己的心聲般的歌詞。

當歌曲重複又重複的給播放時,我的心事似一次又一次的被說出來。

夜已央,我把音響關掉,打開房門走出去。

在漆黑中,我站在雪凝房外。

沒有敲門,也沒有揚聲,只是默默地守在門外。

不知呆站多久,雪凝打開房門,半睡半醒的眸子望向我。

「想抱著妳睡。」我把她拉進懷內,緊緊的擁抱她。

「蠢瓜。」她亦緊擁著我,回應著我……

晨曦的陽光從窗外透射入房內。我歪頭凝視懷內仍然熟睡的雪凝。我不斷告訴自己,幸福是從來沒離開過。

「醒來了?」雪凝擦擦眼睛說。

我輕撫她短短的秀髮,不作聲。

「我想吃妳煮的早餐。」然我「撒嬌」的說。

「蠢瓜,大蠢瓜又一個特大大蠢瓜。」她邊唱邊坐起來笑細看我。

「我會害羞喲。」我「嬌羞」的說。

「神經病!」雪凝沒好氣的說。

「快些吧,神經大蠢瓜小天浩餓扁了。」

「行了,行了。煩氣。」雪凝似笑非笑的站起來,離開房間。

就如回到從前的幸福溫馨歲月。真的,我知道自己絕對不想讓這些日子溜走。

惟是,我知道要飛的始終會飛走,雪凝和美好時光也一樣會溜走,只是不知道會發生於何時而已。


紙鶴願下篇

[灝川作品,仿盜必究,敬請尊重!]


[1]

幾時有下篇呀!! 我係咪好貪!!


[引用] | 作者 靚媽 | 6th Apr 2006 19:00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假若真有這樣的一個願望,該怎麼許願?
我想自己一定是會任由對方飛走
的笨蛋.
p.s.很想看下篇...


[引用] | 作者 獨臂 | 6th Apr 2006 20:00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那張相...是你拍的嗎?
是你的紙鶴嗎?
曾經...我也試過每天在摺紙鶴,祝願他的病快好起來,多少隻我沒有算過,我只是記得我大約摺了一個星期,我買了一個大大的玻璃瓶,把彩色的紙鶴全放進去,好像一個彩虹的玻璃球,我偷偷的來到他的家,滿心歡喜想要找個地方來收藏這個玻璃瓶,卻給我看了另外一個女孩子跟他的情信...

我保留這個故事的版權!哈哈!


[引用] | 作者 喬思田 | 6th Apr 2006 20:10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] Re:
靚媽 :
幾時有下篇呀!! 我係咪好貪!!

幾驚妳唔貪,嘻嘻!謝謝靚媽^o^

下篇明天上載吧,好嗎?嘻!


[引用] | 作者 灝川 | 6th Apr 2006 20:17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] Re:
獨臂 :
假若真有這樣的一個願望,該怎麼許願?我想自己一定是會任由對方飛走的笨蛋.p.s.很想看下篇...

就算真有這個願望,大概走到最後,彼此也不再記得許下承諾時的心情和信任……如果是川,也會任由她飛走哦,不是笨蛋呢,而是……留,又可以留多久?

下篇,好快好快,嘻^__^


[引用] | 作者 灝川 | 6th Apr 2006 20:19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] Re:
喬思田 :
那張相...是你拍的嗎?是你的紙鶴嗎?曾經...我也試過每天在摺紙鶴,祝願他的病快好起來,多少隻我沒有算過,我只是記得我大約摺了一個星期,我買了一個大大的玻璃瓶,把彩色的紙鶴全放進去,好像一個彩虹的玻璃球,我偷偷的來到他的家,滿心歡喜想要找個地方來收藏這個玻璃瓶,卻給我看了另外一個女孩子跟他的情信...
我保留這個故事的版權!哈哈!

思田,是呀,是川的哦!嘻!不過數目就不只999隻呢,因為川曾經點算過,可能對方摺的時間已計到腦袋亂了,所以摺了1058隻也沒停下來,嘻嘻!

很多時也會這樣,當一個人全心全意為對方做一些事的時候,便會發現對方未必值得自己這樣做。可是轉個方式去想,「不是很好嗎?我為他做過了這些這些,我真的付出過,我可以對這份情無悔呀!」

對川來說,每段感情也是無悔的,甜的苦的美的醜的動人的痛苦的全部都是經歷,全部都做就了現在的我,不是嗎?嘻嘻^__^

加油加油!


[引用] | 作者 灝川 | 6th Apr 2006 20:26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7]

結局是...我把玻璃瓶一手掃落在地上,彩色的紙鶴四散,我的手不小心被割破,紙鶴沾染了我的血,還有我不止的眼淚...

嘩!欲罷不能呀!謝謝川兄讓我思潮如湧,嘻嘻!


[引用] | 作者 喬思田 | 6th Apr 2006 20:36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8] Re:
喬思田 :
結局是...我把玻璃瓶一手掃落在地上,彩色的紙鶴四散,我的手不小心被割破,紙鶴沾染了我的血,還有我不止的眼淚...
嘩!欲罷不能呀!謝謝川兄讓我思潮如湧,嘻嘻!

呃……沾血的紙鶴……
悄悄的告訴思田哦,《紙鶴願》是《可不可不等我》(川曾出版的小說)的續編,本來就只有上篇下篇後來這幾千字變成了一個長篇……可惜還沒有機會出版……沾血的紙鶴是故事其中一個關鍵呢!不過放心,情況不一樣,嘻嘻^o^

思田加油加油呀!!


[引用] | 作者 灝川 | 6th Apr 2006 20:45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9]

咁橋?!你又有沾血的紙鶴?
我剛剛想到咋!沒有想到你又會寫到沾血!

其實...只有結局是我想像的!
現實中的我,沒有那麼激動,可能...或許...沒有付出過很多吧!


[引用] | 作者 喬思田 | 6th Apr 2006 20:57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0]

動人的一章!


[引用] | 作者 北北 | 6th Apr 2006 21:59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1] Re:
喬思田 :
咁橋?!你又有沾血的紙鶴?我剛剛想到咋!沒有想到你又會寫到沾血!
其實...只有結局是我想像的!現實中的我,沒有那麼激動,可能...或許...沒有付出過很多吧!

是呀!嘻!有機會的話,川給整個故事妳看丫,嘻嘻^o^,川很喜歡那個故事呢。

幸好不是思田妳哦!嘻嘻!幸福的笑跟妳比較合襯哦,叫大大腩加油加油哦!嘻!妳也要加油加油呀!


[引用] | 作者 灝川 | 7th Apr 2006 00:12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2] Re:
北北 :
動人的一章!

謝謝北北^o^


[引用] | 作者 灝川 | 7th Apr 2006 00:12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3]

e? 大肚腩又有新名啦!哈哈!


[引用] | 作者 喬思田 | 7th Apr 2006 08:19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4] Re:
喬思田 :
e? 大肚腩又有新名啦!哈哈!

呃……嘻!應該是打錯字了,哇哈哈!


[引用] | 作者 灝川 | 7th Apr 2006 09:55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5]

我也曾摺過紙鶴給他...可是, 最後卻在街上碰到他跟她在一起...放心, 這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.

為何川兄的故事出常常會出現吃面的情景?? (只是好奇一問啊~~)


[引用] | 作者 加菲 | 10th Apr 2006 12:13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6] Re:
加菲 :
我也曾摺過紙鶴給他...可是, 最後卻在街上碰到他跟她在一起...放心, 這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.
為何川兄的故事出常常會出現吃面的情景?? (只是好奇一問啊~~)

吃麵……嘻!加菲不說我自己也不覺呢,呵呵呵~~可能因為川自己最愛吃麵吧,呵呵呵~~~^o^


[引用] | 作者 灝川 | 10th Apr 2006 18:38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