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浩川 | 31st Oct 2012, 18:29 P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MagicVoice樂團的女主音,忘我地歌唱的同時,亦在別人心裡面說話?

甚麼在心裡說話?簡直瘋了!

「你沒有瘋,只不過被挑選出來而已,不用害怕到這個樣子呢!我問你,你是否真的明白自己了?」

女聲的說話清楚明確,但青鋒發現時間並沒有過去,舞台上的女主音,還在唱著同一個字……那是說,時間停頓了?青鋒完全不懂反應……又或者以現實時間來說,他根本連在腦袋裡產生一個念頭也來不及吧。

他唯一能夠想到的,就是起前陣子收到的那封信。同樣不可異議,那封信似乎更重要,關乎身邊的冬鈴與他的命運……

「你倒是很快便想通了呢!那你是要保存你原本便擁有的力量嗎?為了身邊的人……」

「對!」青鋒失控似地高叫起來!

他的聲音,轉瞬被四周包括冬鈴在內的歡呼吶喊淹沒。然後,他聽見MagicVoice的女主音唱出了下一個字……

這場演唱會,青鋒永遠不會忘記。因為,他盡情享受音樂的同時,他收到一份珍貴禮物──他能夠將訊息,發送給任何他所重視的人,而且不受時空限制,無論那個人在甚麼地方?在過去、現在抑或將來?他的訊息都可送達!也就是說,原來他確實有能力,寄信給過去的自己!

「瘋子!」當青鋒把一切告訴冬鈴後,換來她的笑罵。「那麼,你要因為那封信,而決定不跟我在一起嗎?」

「陸冬鈴,妳不似那麼笨!」

「嗄?」

「妳相信妳自己,會做出甚麼讓我傷心的事嗎?」

冬鈴一逕的搖頭。然後,她恍然大悟的笑了。

那封信提及,青鋒會因為她傷心到一蹶不振。她聽見時還真害怕有甚麼可怕的事會在青鋒身上發生呢!現在想清楚,看來又不是這樣子。

冬鈴想到她的擔心似乎不會發生,隨即鬆了一口氣。

「所以,由今天起,妳半步都不能離開我!」

「為甚麼?」

「妳真的很笨!」

因為,她唯一可以令他傷心難過的事,就是她遇上不測,或受到傷害。只要青鋒能夠好好保護冬鈴,那些事便絕對不會發生……

在青鋒罵她笨的下一秒,冬鈴便明白過來。她臉上不由自主出現一抹無比燦爛的笑容,隱隱帶著甜蜜的笑意。

往後的日子,青鋒對冬鈴真的寸步不離,完全不符合他甚麼也沒所謂似的吊兒郎當個性。在別人眼中,姚青鋒大概變成痴纏得過火的小男人吧,可他卻一概不理。過去礙於面子與所謂形象,凡是群體活動,他都不屑參與,現在只要有冬鈴的地方,便會有他,哪怕是跟那些菜鳥學弟練團,又或是到他一直嗤之以鼻的圖書館與補習班。

終於,在青鋒給未來的自己,寄出十多封信之後,回音來了!

是危險的時候已過,再不會有可怕的事在冬鈴身上發生了吧?應該可以稍稍放心,對吧?青鋒求神拜佛希望未來信的內容全是好消息。

「難得現在你人見人愛,我寧願我一直都有生命危險。」

「妳平平安安,我也可以一直在妳身邊……」老土到爆炸!青鋒已經對現在自己不太熟悉。

更可怕的是,他竟然有點喜歡自己的轉變!

冬鈴堅持要一起看信,青鋒阻止不了。於是,這第二封來自未來的信箋,在他們二人兩對眼前,打開……

「給十六歲的我,還有在我身邊的你:

笨蛋!連我的字跡也認不出來!活該一直為我的安危膽戰心驚!呵呵!十六歲的我,靠在姚青鋒懷中的陸冬鈴,妳的想法,我幫妳實現了,而且很成功,對吧?

十六歲的笨蛋,你不要想回復原狀,變回以前那個只懂耍帥的大笨蛋呀!我看你也不會捨得,是不是?在看這封信的你,一定已經變得比較可親、比較願意對自己坦白,不然我也沒辦法在廿二歲的你身邊寫這一封信……」

「妳……」青鋒氣得幾乎暈過去。

冬鈴早已從青鋒懷中跳起來,擺了個鬼臉,愈走愈遠。只是,在她知道自己得到了跟青鋒一樣的能力那一刻,她已決定,無論走多遠,也不會讓青鋒與她自己,走出彼此的生命……


上一回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2年1月18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29th Oct 2012, 22:31 P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「給十六歲的我:

我想了很久,決定給你寫這封信。不用懷疑,如果沒有計算錯誤的話,你確實便是十六歲的我,一個正在猶豫不決,面對明明很喜歡很喜歡的人,卻還是不知怎麼辦的大笨蛋。

我告訴你,你雖然笨,但你的猶豫不是沒有意義的。因為現在每天在你面前出現的她,將會讓你很傷心很傷心,甚至悲哀得欲哭無淚……你將會跌進深谷……

你,害怕了嗎?

喜歡一個人,大概應該為她付出一切,願意為她努力不懈。然而,害得你再也無法這樣做的,也是那個她呢。

期望這封信,會讓你從迷茫中走出來,繼續昂首闊步的走向未來。期待這封信,會讓你當機立斷,用盡你一切能力,改變我…… 」

把手上一張信紙看過兩遍之後,青鋒把本來心裡暗罵的十三個字粗言宣之於口,然後把信紙捏成一團,隨手扔進垃圾桶。

誰這麼無聊,搞這類毫無水準的惡作劇?

「誰害我們姚青鋒這麼動氣?」一把近乎娃娃音的甜美女聲,適時響起。「大家都在等你呢。」

「我又不是唯一一個彈結他的,一支學校樂團用不著五支結他吧!陸冬鈴妳自己去應酬他們吧!」

「原來在氣那些小學弟?」冬鈴來到青鋒身邊,輕聲笑說。

在聖營書院這所以音樂才藝聞名學界的學府裡,組樂團就如家常便飯,換句話說,就是貓貓狗狗都會組支樂團。青鋒永遠搞不懂,明明就一大堆選擇,那些才剛升上高中的菜鳥,幹嗎就是喜歡黏著冬鈴。到底為甚麼?這是青鋒經常想向冬鈴提出的疑問。然而,今天,有更讓他在意的問題。

「小冬,我問妳。」

冬鈴抬起臉,迎上比她高大半個頭的青鋒,那雙熱熾的目光。

「如果,將來我讀不成書,又彈不到吉他,甚麼似乎也不可能成功,那妳會怎麼辦?」青鋒別個頭,望向剛被他用紙球轟炸的垃圾桶,沒有正視冬鈴。

「那麼,如果我失聲了,再唱不到歌,甚至聾掉,再不能陪你去聽樂團騷。然後,我忽然變成智障,無法再升學。你,又會怎樣?」

「妳現在便已經是智障!」青鋒失笑起來,伸手輕柔地捏一捏冬鈴的鼻子。心情,似乎轉瞬回復過來。「不過就算智障,妳始終也是妳。」

想那麼多在幹嗎?有多少人在十來歲時,會想將來該如何?然而,那封信,就算被扔掉了,信中內容,還是徘徊在青鋒腦袋裡。

直至一天,他跟冬鈴,還有已經增至十人的樂團其他成員,一起走進港島區一個大公園。那夜,在那裡,搖滾天團MagicVoice舉辦了一場突擊演唱會。

全場數不清多少萬人,無差別的為舞台上的樂團和他們的音樂而瘋狂。

傾聽MagicVoice的音樂,未必一定感動,但必定能夠更明白自己。這樣的傳聞,姚青鋒聽過很多次。直至來到這一夜,他更確信傳聞不只是傳聞,不是故弄玄虛的宣傳,也不是死忠粉絲的誇大,而是千真萬確的事實。

「那麼,你明白了?」

青鋒全情投入在MagicVoice的音樂懷抱中。那一刻開始,除了歌聲、樂聲之外,他的心底竟然同時出現了一把既陌生,但又有陣陣似曾相識感覺的女聲!

只要把心神放多一些在現實,聽一聽樂團女主音的歌聲,便清楚明白。那,就是女主音的聲音……


待續 下一回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2年1月11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7th Sep 2012, 05:54 AM | 川生活

因為工作關係,未能親身參與集會。但心意與所有擁有自由意志、獨立思想的人一樣。

在我其中一本小說作品《生命搖滾》中,有以下一段對白。

「人類,或許有很多規範,或許永遠沒辦法真正彼此了解……」
「就是因為困難,我們要很努力很努力,才能在無數不同的思想裡,尋找出諒解與和諧。這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中,我們撒落無數種子。人類有人類自己的方法。就算在已死的土地上,我們也能種植出果實!」
「如果,人類再沒有明天呢?」
「如果,天空塌下來了,人類已無處可逃呢?」
「那便以最真實的自我,活到最後。」

學民思潮的同學,不是今天才站出來。很早之前,他們已經以不同而和平的方式表達他們的訴求。是他們的理念,也不約而同地代表了所有擁有獨立思想、懂得分辨是非曲正的人,本來便應有的理念。

相信我們當中,沒有誰不愛國。我自己便是熱愛中國傳統文化、歷史,以能夠透過優美的中文文字來表達思想為榮。

然而,愛國,不代表要接受思想,甚至情感的強行灌輸。還要由仍是白紙一張般的年紀,便開始灌輸偏離真實的東西?很抱歉,人之所以是靈長類,是萬物之靈,全因為人擁有獨立思想的能力,不是機器,不是動物園的飛禽走獸。只要是人,都不會同意,也不應接受如此偏頗的所謂教育方式。

曾經有名中史老師,他一句話,簡單說明歷史的重要。「鑑古知今通未來。」不懂得真實的歷史,無法了解真實的現況,我們的下一代如何能創造未來?

真實的自我、思想與情感的抹煞,根本就已經是世界末日。

已經超越了是否有良知的問題,這是是否真正活著的問題。請不要扼殺孩子們的未來,不要摧毀我們這城市的明天!

學生、老師,所有擁有獨立思想的人們,加油!

《學民思潮》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cholarism

《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》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pcgne


浩川 | 25th Jul 2012, 15:35 PM | 川之寫作人語
香港書展2012 終了
不太理想的落幕。還是不明白,只是官方擺個姿態,卻阻不了參展商與書迷延續對書的熱情,為甚麼不好好協商,一開始就作出更乎合期待的安排?
不過,那些都只是插曲,無礙投入參與的每一個人的心情。

今年書展,是歷年以來,我最投入的一屆,雖然錯過了最想去的兩場講座(溫瑞安&白先勇。幸好都還有部分錄像可看),但卻也總算參與了一些簽書會和聚會(唐希文、 朱佩君、 路邊攤、 海豚座、Cuson、009……) 沒有錯,我是作者,也是忠實「老」書迷!(另一遺憾是錯過了喬靖夫、譚劍、畢名 >_<" 都說我特別愛套書與套書的作者!)

尤其看見最初的最初便相識,一起打拼到今時今日的作者朋友們。大家的「孩子」同場出現,大家又傾力互挺,很窩心也很感動。(本來想把劍兄也抓來呢!當年一聚後,這些年都緣慳一面了……) 大家相互在作品上簽名那個環節,也是另一種感動 (抱歉我不常簽名,一簽便像作文般,拖慢進度了>Q<)。這篇怎麼了,一直寫一直那麼多OS @_@"

我從未試過一屆書展四度入場,既為支持好友,也要為自己的「孩子」打氣。看見有誰拿起朋友的作品,繼而拿去付款,彷彿跟自己的「孩子」被帶走一樣感動,甚至激動!更開心是在書展期間,在FB這裡見到有人懷著決心要買我的小說……這一切一切,感恩!

我不是一個大熱作家,雖然多產多類型,但我本人似乎面目比較模糊吧。雖然一再強調寫得快之餘凡也投入百分之二百的心血與靈魂,但這4年多寫了22部小說,確實還未有一部成績或受歡迎程度及得上我15年前以另一筆名出版的那第一部愛情小說。內容,我是自信超越預期的,但閱看過的人,數目上大概遠低於想像吧。2012年來到今天,還未計下本年計劃好的幾部,已是我出版最多著作的一年。不過,來年,或許將是我停一停想一想的時候。然而,我就只是個愛寫作的「老」男生,所以就算減產、甚至停產,也不代表我會停下不寫就是了。^O^

所以,今年的書展,懷著有點微妙的心情,特別投入呢!也,難忘!其實,在4年多前再次出書的時候,已抱著「每一本是最初,也是最後」的心態。現在,也只不過是維持同一個心情,來迎接「變動之日(詳情請參看《魔音》系列,尤其最終章《生命搖滾》,呵呵!)」

如果2012不是世界末日,那12月21日後便是我們的第二人生(沒有錯,在學五月天!) 那麼,或許,下年大減產後,我會想「重操故業」寫或出愛情小說呢!有沒有誰還記得《初戀情人》和裡面的小藍?嘻嘻!

如果有誰喜歡我的書,請自己對著鏡子搖旗吶喊,大叫川、川、川!(最後那個要拉長音喲!)
不過,沒有也不打緊。因為……
不被祝福,始終走到最後!(《生命搖滾》@《魔音》系列)

浩川 | 5th Apr 2012, 10:52 A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幾年前,林鋒剛升上大學,入讀很多人趨之若鶩的新聞系。這,對他來說卻不值一晒。不過,縱使他不太重視學業,各項成績卻總是名列前茅。

然後,一次講求團體精神的習作,讓恃才傲物、一個朋友也沒有的林鋒初嚐敗果。習作,一分也得不到。他不單單失格,更被斷定作弊,以往所有好成績全被質疑!

一直把一切看成理所當然的他,就算喊冤也沒人理會。除了當時同系、快畢業的櫻月。

「木木鋒!這世界已經夠虛假,我們需要的是真相。」

這就是櫻月的信念,也是她決心幫林鋒平反的原因。

一星期後,櫻月把一疊包括專家評估及心理分析的證據放到系主任眼前。

林鋒初次明白,原來努力可把一切逆轉。

然而,昔日那個櫻月,似乎已經消失?

再一個月後,櫻月終於回到報館。個半月以來多個獨家專題,沒有讓她被另眼相看,她反而被調職娛樂版!

「有人見到妳採訪時,奔跑速度快得嚇死人!由妳當狗仔隊最好不過了,不是嗎?」老總故作驚訝。

她悻悻然接受新工作。

接下來兩個月,她的追訪名單上,都是雖然極具影響力,但她卻一直不屑一顧的樂團──MagicVoice。

「你來幫我。」某天,她對林鋒「下達命令」。

「妳一個人都可以應付得很好,還需要我幫忙?」

「那你幫,還是不幫?」

林鋒只好苦笑點頭,緊隨櫻月出發。

這次的採訪地點,是MagicVoice演唱會現場。

他們到達的時候,場館外已被其他同行圍得水洩不通。

「我們直接入後台。」櫻月忽然拉起林鋒的手……

颯──

風,狂暴的刮起……

一陣暈眩,再張開眼時,林鋒發現他們已身處場館後台前的通道。櫻月已取出錄音筆,準備在這後台重地,追訪樂團成員。

大概,沒多少狗仔隊能這麼神通廣大吧!林鋒嘀咕。

颯──

又一陣風,櫻月在眼前消失。林鋒憑直覺奔跑,希望追上瞬移到不知哪裡去的櫻月。

很快,他隱隱聽見,櫻月正不知正在跟誰對話……

「對不起,這裡是閒人免進的禁區,請妳離開。」林鋒認得,那是魔音樂團的年輕經紀人……

「紀謠,妳們要做宣傳時,甚麼也可以,輪到我們想做個獨家訪問,妳竟要阻止?」櫻月彷彿在恃熟賣熟。

「循正常途徑,我們當然無任歡迎……」

下一刻,林鋒終於見到櫻月……

紀謠已不知去向,只餘下一臉茫然的櫻月……

自那天起,林鋒發現,他所熟悉的櫻月慢慢回來了。

濃妝的臉回復清秀,一身名牌變得樸實……

雖然,她仍是急先鋒般甚麼也要快,甚至比之前更愛對他呼來喚去……

「妳這麼趕,為何不用魔力?」某天,林鋒忍不住問。

「沒有了。」櫻月聳聳肩。「紀謠送了我一份大禮。」

「甚麼禮?」

「給我選擇,令我變回腳踏實地的平凡人……關你甚麼事?總之,你跟著我就是,不要想逃掉!」

忽然,一切靜止了!櫻月的動作像被定格一樣。

林鋒湊近櫻月,在她臉頰上輕輕親了一下。

一切,再度回復正常。

「你就是這樣幫我取回相機?一直以來,就是這樣幫我?」櫻月剛剛被親的臉頰一陣淡淡的紅。「不好意思,我只是選擇不會濫用,紀謠沒有奪去我的能力,所以你無法令我靜止。最重要的是,她讓我感受到某個人的心事呢!」

櫻月惡作劇地笑了。

林鋒臉紅起來。

「快走吧!木木鋒!」

極速報導 完(上一回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0年12月15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23rd Mar 2012, 06:13 A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報館裡,縱然夜已深,但還是有很多忙得不可開交的同事。無論外面的風雨多大,甚至天也塌下來,這裡也仿如另一個星球,沒有人會受到影響。

林鋒在報館中只是個小小記者,縱然他擁有的能力遠超一般人,在這地方似乎還是無用武之地。願意在這裡由低做起,從來只有一個原因……

目送櫻月以出乎意料的極速奔跑離開後,林鋒一臉落寞的回到報館,繼續整理他有份負責的報導。

林鋒隨手把鄰桌,也就是櫻月的工作桌上一部相機與一支錄音筆取過,放到自己案頭上,然後便埋頭苦幹,投入工作的懷抱中。

接下來整整兩星期,林鋒再也見不到櫻月。

聽說,她藉口生病,把過去幾年儲下來的假期一次過用光。

就算說她再也不會回來,林鋒亦不覺奇怪。

「這麼小事,小題大做!」

「我們個個都遇過這樣的情況啦!」

諸如此類的閒言閒語很快傳遍整間報館。可林鋒卻一點也不認同。

不知是否真的霉運纏身,過去大半年,近似的事件已在櫻月身上出現無數次,連累本來快要升職的她,晉升的機會再三掉到其他人手裡。

林鋒只擔心,櫻月是否真的生病了。

正當他猶豫,是否該打個電話去問候一下之際,櫻月竟然來電!

「來洋禾醫院一趟。」就只有一句命令似的說話。

林鋒沒有追問,連忙取過相機便立即出發。

洋禾醫院是市內的名人醫院,名醫雲集已是誰都知道的事實,雖然也設有門診,但診金比一般診所貴得多。

以林鋒對櫻月超乎任何人想像的了解,他知道她一向非常節儉,可以二百元診金就醫好的小病,她不會花二百零一元……

不過,林鋒自以為對櫻月的了解,在他抵達洋禾醫院的同時,打破了。

濃妝艷抹,由頭到腳的名牌,還有價值不菲的包包、肩上掛著最新型號的單鏡反光相機……

這種級數打扮的記者不是沒有,只不過一向務實的櫻月有這樣的變化,實在教林鋒大吃一驚。

「怎樣?看不慣嗎?」櫻月笑了笑。

雖然,林鋒一直期待櫻月對自己和顏悅色,可眼前女生的這個笑容,一看就知道是虛情假意。掛上這張笑臉的她,一點笑意都沒有。

「叫你來不是要你對我評頭品足。」櫻月從包包取出幾個厚厚的文件袋,裡頭看來已被塞滿,彷彿快要爆破。「這裡,五個完全獨家的專題,資料齊備,稿子也寫好了。幫我交給老總。」

「妳這兩星期就是做這些?」

「不然呢?」櫻月有點自豪地說:「我敢說報館裡沒有人能做到這些。叫老總直接找我。軟件檔我不會給他們,以免又被人搶功。」

「妳採訪是為了功勞?已經不再是為了……?」

「不然呢?當你一直拚命苦幹之後,卻始終輸給『意外』,你也會學懂應該為自己打算。」櫻月沒好氣。「沒你的事,你回去吧。」

林鋒看著櫻月轉身離去,走進洋禾醫院更深處。他不知道醫院裡有甚麼,但至少確定櫻月真的生病了。但,不是生理上的病痛,而是名為「自我迷失」的心病……

他知道,大雨滂沱的那一天,櫻月得到了某一奇異能力,應該是被稱為Jumper的「魔力」吧。同時,他更知道,現在的櫻月可以跑得很快很快,快得可把一切人、事、物都甩在背後;快得可以把一切也捨棄掉……

她,還是那個讓他甘願留在報館……留在她身邊的……學姐嗎?

待續 (上一回) (下一回

By浩川(韋灝川)

本文曾刊於2010年12月8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26th Dec 2011, 20:00 P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真夠諷刺。

沈櫻月遠道來到這發展中國家採訪一突發事件,卻被關起來,除看著電視上播放的本地新聞外,甚麼也做不到。

新聞內容,甚至與真相完全相反!這讓櫻月心裡極恨!

如果可以跑得快一點,甚至懂得飛,之前就可以逃之夭夭,最多只不過是變成暗裡查探,哪會落得像現在般不堪的下場?

櫻月愈想愈氣,一腳踢向身前的桌子,力度大得連放在上面的相機、錄音筆,還有數張記憶卡,全都幾乎被震得離桌墮地。

「嚓!」一聲,緊閉達五小時之久的門,終被打開。

走進來的,是三個壯碩如牛的外國男人,其中一人湊近櫻月。

「幹嗎?」櫻月的情緒快要爆炸。

「妳可以走了。」對方冷冷地說:「不過這些東西不能帶走。」

櫻月早已預算結局必定如此,頭也沒回的從那三個男人身邊走出去。

走至門前,櫻月咬了咬牙,心裡滿是不甘,飛快轉過身來,一手把桌上原本屬於她的東西,一股腦兒掃跌。

離開那把她困了半天的地方之前,她還得被幾個「雄赳赳」的女警衛搜了幾遍身。

好不容易,才終於可以離開那鬼地方。

輾轉與其他隨行記者會合,回到香港,已經是深夜時分。

已經夠累了,還要回報館,被訓斥一輪之後,才獲老總皇恩浩蕩放回家去。櫻月堅信,這一天她的運程上,必定寫著「諸事皆凶」!

「不用這麼不開心呀!」一把稚氣未脫的小男生聲音自身後響起。

是其中一個跟櫻月一起出差,卻沒有被人抓起來,更沒有被困數小時的見習記者。櫻月記得他的名字……好像是……林鋒!

可惜,跟那當明星的相比,眼前這林鋒實在相差十萬八千里。

櫻月沒好氣地別過頭去,根本沒有理會林鋒的打算。

走出報館所在的工廠大廈時,本來已經黑漆漆的天空,彷彿要再深色一點,更黑暗一點。

淅瀝淅瀝……

雨,忽然傾瀉。一刻之前,還是乾爽的空氣,一息間變得沉溺。

雨水彷彿不只是從天而降的自然現象,而是眼淚……

這城市裡,所有人的眼淚!

「櫻月,別哭。」林鋒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,他瘦削的身軀已佇立在櫻月身旁。如果櫻月今天沒有被霉運纏身,心情沒有這般爛的話,憑她的觀察力,不難發現林鋒所站的位置,剛好是暴雨打過來的方向。縱然滂沱大雨下,他的遮擋幾乎沒有作用,但沾溼她的雨水卻又確實減少很多。

可惜,這一刻,櫻月沒這個閒心。

「……我幫妳取回來,已修好……」

林鋒另一句說話,被風雨吞噬了。

櫻月沒理會他,只是也沒有急急找地方避雨。她站在雨裡,慢慢抬起了頭,仰面迎接雨水。

天空,彷彿代替她哭了。

『妳真的想跑得很快?』

在櫻月彷彿接受了暴雨的下一刻,她心底裡毫無先兆地響起一把聲音。

似有著魔法的聲音,向她宣布了好消息,送她一份夢寐以求的禮物。

『跑吧!把所有人都甩到後面……』

心裡陌生的聲音,留下這句窩心說話之後,便再沒響起。

「再見。」櫻月在雨中回頭,對林鋒笑逐顏開的說。

這是林鋒第一次看見櫻月對自己笑。但這個笑容卻讓人感到心寒……

正當林鋒張開口,想說些甚麼的時候……

「颯──」

風和雨猛地被激打到林鋒身上……

他眼睜睜看著櫻月在他面前奔跑離開,愈跑愈快,最後快速得肉眼無法看到,在雨中消失掉了……


待續 (下一回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0年12月1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浩川 | 25th Dec 2011, 22:25 P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星蔭笑了。

他隔遠眺望呆在學校操場邊緣的樂蓁,一直留意她在筆記本上繪繪畫畫。他知道,她在繪他。更知道,她一直繪畫著他的笑容。

彷彿一種堅執,樂蓁就是愛強人所難,總是要他笑起來。

不過,這一刻,星蔭臉上,嘴巴的一彎弧度,不是因為樂蓁的繪畫而牽起來。他是發自內心,想為樂蓁而笑。

一盒便當,離開星蔭的掌心,慢慢地避開別人的目光,繞過半個操場,默默地接近樂蓁。

樂蓁突然放下筆,上半身彎下來,伏到曲起的雙膝上。

星蔭的心彷彿呼應的一陣悸動。

樂蓁的動作,就似一聲沉重的嘆氣,刺痛星蔭心扉。

星蔭向仍飄在半空的便當招手,讓便當高速回到他手上。

這是他為樂蓁造的。他一直喜歡下廚,卻自覺這是娘娘腔的興趣,所以一直故意擺出一副臭臉。無論不笑,或是下廚,全都應該歸功於,在他小時候便已離去了的媽媽……

這些,連樂蓁也不知道。然而,此刻,他卻很想讓她清楚自己的一切……

有些事,要直接親手做才有意義。

星蔭拿著便當,奔向樂蓁。

「幹甚麼?」聽見急速腳步聲,樂蓁驚訝地抬頭。

「給妳。」星蔭感到耳和臉都熱起來,一臉靦腆。

樂蓁以為自己認識星蔭有夠深了,可眼前的他卻有點陌生。

不曾見過,但可愛極了!

「我親手造的。只給妳一個。」星蔭抓抓頭,笑說:「我不會答應妳要求,雖然我輸了,但有些事,應該由我來做。」

樂蓁一時沒有聽明白,望著星蔭的兩眼有點呆。

「啪!」

星蔭一手拍在樂蓁的頭頂。

「幹嗎?痛呀!」

「所以,我不是在說夢話呀!妳發甚麼呆?」星蔭沒好氣。

「我在想……你弄的東西能不能吃……」樂蓁吐了吐舌頭,燦爛得可把任何陰霾驅散的笑容,終再次在她臉上出現。

星蔭把便當遞到樂蓁臉前,飛快在她兩片唇瓣上親了親。

「這又是甚麼?」樂蓁說話的內容是怪責,語氣卻甜甜的……

不久之後,星蔭與樂蓁終被MagicVoice的人找上。不過,不是那彷彿戴著笑容假面的男人親身出現,而是那名紫藍短髮的女生。

「你們應該來。」女生說的,是MagicVoice的專輯發佈音樂會。

「妳跟MagicVoice有甚麼關係?」星蔭實在搞不清楚流行音樂界的事。

「對呀!妳不是Shadow Rhythm的鼓手嗎?」

「重要嗎?」女生放下兩張邀請函,轉身離開。

「不重要的事不可以好奇嗎?」樂蓁似乎對兩支樂團真的很感興趣。

女生停下腳步,再留下一句:「它們本來就同源。或許,我們每個人也一樣,原本便不應分彼我。」

看著女生離開,星蔭與樂蓁面面相覷。


音樂會當天。

今次的發佈音樂會比較特別,因為退團多年的傳奇歌姬,終於歸來了。她的復出,把已經是搖滾天團的MagicVoice再次帶到另一高峰。

台上,MagicVoice的女主唱身邊站著復出的歌姬。

「新曲《忘記》。」歌姬天籟般的嗓子,宣佈。

忘記了不應發問,忘記了不應追尋,
忘記了一切關於您的事,都應像大海裡石沉……

「你明白了你所擁有的,是甚麼?」星蔭與樂蓁的心底,不約而同響起一把聲音,跟正在歌唱的歌姬一樣……

星蔭望著樂蓁,二人彼此肯定地點頭。

「那麼,你想繼續擁有嗎?」

「不用了。我會親自讓他笑。」

「我會親手為她做任何事。」

歌姬在他們心裡的聲音,帶笑……

願你們這刻的心意,永遠不會被忘記。

歌聲魅惑 完 (上一回
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0年6月9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17th Dec 2011, 14:41 P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梯級在眼前,彷彿無限地延長。

明明只不過爬三層樓,就可以到達樂蓁的家,星蔭卻有種錯覺,往常不消一刻便走完的路,今次會無法走完。

星蔭始終還是攀上唐樓的第三層。樂蓁的家,就在前面。只是,他沒有停下腳步,反而繼續爬樓梯……

樂蓁的家門前,有個一眼便能認出的名人。電視或報章經常也會看見,那是聲舞唱片的人,是MagicVoice的經理人。

怎麼會在這裡?怎麼會找樂蓁?

星蔭故意走到三樓往四樓的樓弟轉角處,假裝手機有來電,多走半步似乎也會接收不良的模樣,只好滯留在那不上不下的位置。

他扮作不斷查看手機,透過屏幕的倒影,留意著樂蓁家門前的男人。

樂蓁似乎不在家。那男人掀過門鈴,再等一會便離開。

MagicVoice的經理人……臉上永遠掛著笑容,卻讓人看久了會覺心寒。他保持一貫的臭臉模樣,若無其事地跟在那男人身後。

男人徒步的走,走過足足兩條街。星蔭盡量隱藏自己,不遠不近地跟在後頭。

「你似乎知道,你跟蹤的是危險人物。為甚麼還要跟?」

忽然一把充滿穿透力,就似每說一個字亦能重重敲進心底的女聲,從後響起。
星蔭裝作根本沒察覺對方正跟自己說話,繼續保持原來的步伐。

「你很機靈。不過這種程度,不被老師發覺,是沒可能的。」女聲由後面移到側旁,一個蓄著紫藍色短髮,臉容像雕塑般精細,嬌小纖瘦的女生來到星蔭身邊。

「是聖營書院的學生。你聽過我的聲音。」女生極好看的臉上沒有半絲表情,冰冷的語氣不是說一個疑問,而是作出結論。

「妳在跟我說話?」星蔭硬著頭皮,繼續裝摸作樣。

看女生的校服裙,應該是名校區中貴族女校的學生。那女校的學生出了名的高傲,大概不會在大庭廣眾對自己怎麼樣吧。星蔭稍稍放心。

戒備心放下一半,星蔭又開始擔心樂蓁。那樂團經理人已經在視線範圍內消失。眼前這女生,明顯知道些甚麼。現在,大概只能在她身上問出些線索了。

「你盤算的還真多。」女生突然向星蔭伸手,掌心正對他的胸膛。

雖然相隔至少一呎距離,但星蔭竟覺得自己被重重推了一下……

不知怎樣發生,星蔭發現自己退進一個無人的休憩公園。

「妳想怎樣……」星蔭無意識地抬手,不遠處的公眾垃圾桶猛然蹦離地面,連接的螺絲全被憑空抽掉!

垃圾桶呼應星蔭的手勢,直往女生砸過去……

「對……對不起!」星蔭驚覺自己不經意又用上那奇怪的力量,駭然收起兩手。
    垃圾桶沒有同時墮地。它飄回原來的位置,平穩地降落。散落四周的螺絲,一根一根在連接地面的部分上好……

「念動力。每樣事也不想直接參與,你很會逃。」女生像完全沒事發生過。

「妳也有……」

「魔力是源自心的力量。不是奇怪東西。你們被選出來,但你們同樣可以選擇好好運用,還是放棄不用。」女生平靜地說:「你所關心的女孩,她可以繪出你的笑容。想保護她,你真要繼續逃嗎?」

「我……」
    
曾經有一人,
傾注畢生,只為找尋,
尋尋覓覓夢裡依人……

    
女生的歌聲,輕輕地拂過星蔭的心湖。他認得,這是Shadow Rhythm與女主唱合聲的嗓子……

聽著令他著迷的歌,星蔭的心,滿滿都是樂蓁的影子……

他知道了。他不需要去查些甚麼。他應該做的,是走到樂
面前……


Picture


待續 (上一回)(下一回) 
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0年6月2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14th Dec 2011, 13:56 P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蕭邦的鋼琴練習曲,作品十的第三首。

因為一套電影,得了個哀怨的名字──《離別曲》。


聖營書院的校含,有一整層的音樂室。今天,除《離別曲》之外,沒有其他。


每天放學後,在音樂室中練琴,早已是卓星蔭的例行公事。甚至,沒有哪個學生會跟他爭用唯一備有三角琴,琴的音色亦最完美的一號音樂室。


也對,從來只有樂蓁夠膽理他,現在連她都對他視而不見,自然沒有一個人會管他佔用哪個音樂室。


一曲奏罷,星蔭翻起兩手,抬到眼前細看……


心血來潮,他取出手機。十來秒後,發出一通簡訊。


「妳不是贏了嗎?哪有贏家避輸家的?」


半分鐘不到,回應被送來:「沒有在避。只是要搞清楚我們身上發生甚麼事。」


「如果突然多了種能力,當作天賦就好。」


「我聽你說的。『我們是否應該搞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?』不是嗎?」樂蓁的簡訊,一字不漏重複了之前星蔭所說過的。她……在生氣吧?


「反正妳小提琴不怎麼出色,不如轉而主攻繪畫吧。能繪出會動的人像不是挺好嗎?」破天荒首次開玩笑。和好,大概已夠誠意了吧。


「你在人生攻擊。」


樂蓁從來不會死腦筋到這種程度呢。星蔭拿著手機,發現自己已詞窮。


「你在說笑嗎?一點也不好笑。」樂蓁追加的回應,讓星蔭稍稍鬆口氣,卻轉瞬換上一抹苦笑。


真的不得不直接答應樂蓁?不答應,朋友也當不成嗎?


小學到初中,然後現在高中都快畢業。她跟他,不是已經十年朋友了?就這樣拉倒,會否太兒戲了點?


手機被擱在琴椅邊,星蔭十拍指頭先後敲上黑與白琴鍵。


《革命》。蕭邦作品十的第十二首。


同樣是練習曲,卻跟《離別曲》有著截然不同,甚至可算相反的味道。


急速、激烈……是帶來改變的一首鋼琴曲……


忽然,琴聲,頓止。


琴音再起的時候,緊閉兩眼的星蔭的臉上,不自覺漾起一個奇怪的笑容。


不能自已,笑意愈擴愈大,情緒高昂得不像話!


《革命》沒有了,換上《異戀》!是Shadow Rhythm那晚令星蔭迷上的第一首歌!


到星蔭意識到自己的失常時,歌已被彈奏完畢。


他再次抬高兩手,細看因從小習琴而練得纖長的手指,愣住了。


先是無意思地隔空擊掉樂蓁手上的書和筆,現在是不自控地傻笑、沒意識地彈出Shadow Rhythm的歌。星蔭不禁倒抽一口涼氣。


他匆忙關上琴蓋,揹上包包奔離音樂室,闖進圖書館,濫用沒人會理他的優勢,不經任何手續便用電腦登上網絡……


有關Shadow Rhythm的搜查結果,多達幾十萬!


魔音之影……魔法聲音背後的影子……這樣的形容,彷彿伴隨著這地下樂團的詞彙與句子,幾乎隨便進入哪個搜查結果的網頁,也可以看見差不多意思的東西。


星蔭隨機登入,看見一則又一則有關Shadow Rhythm的資料。雖然全都無法引證,但有幾個字眼出現太多次了,多得讓星蔭不禁相信一切千真萬確……


魔力……非一般人擁有的奇異力量……


或者是對號入座吧,這種誰也只會認為是誇大,甚至惡作劇的東西,星蔭只覺完全切合他跟樂蓁的情況……


「叮叮──」


響聲帶來樂蓁的簡訊:「我會查出真相。然後,我會要你無法再逃避我跟你,彼此心裡的說話。」


要保護樂蓁……要與她一起面對……


讀過簡訊之後,星蔭心裡響起屬於他自己的聲音,堅定地這樣說。


待續(
上一回)(下一回
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0年5月26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6th Dec 2011, 00:29 A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今天,樂蓁已忍不住第五次想起那晚的情景。臉,紅了。

她的表白,並沒得到回應。心意說出來後,她跟星蔭也再沒聽見對方的聲音。歌聲、樂器聲,還有全場瘋狂吶喊聲,完全填滿他們的聽覺。後來,他們加入歡呼,直至表演結束,聲都失掉……

樂蓁偷偷回頭,望向課室最後排的星蔭。他一直在發呆,兩眼放空,手指無意識地在書桌上敲打。

她默唸著他敲桌的拍子與節奏,知道他非刻意的動作,反映著他正在想甚麼。

Shadow Rhythm的歌。

樂蓁有點納悶。她很想知道,星蔭喜歡Shadow Rhythm的歌,是否因為那擁有魔法般聲音的女主唱……

樂蓁拿著筆,細看著後排星蔭那張帶著傲氣的側臉,不知不覺間把他畫在教科書上。

「星蔭」的嘴巴,被樂蓁繪出一彎弧度。燦爛的笑容,讓樂蓁自己也跟著笑了。

「啊!」星蔭忽然大叫一聲。

這樣的失儀,從來無人能夠在星蔭身上看過,包括教師在內!

傲慢又冷漠的卓星蔭,從來不是討好的角色,全校,似乎只有樂蓁一個願意親近他。

此刻,全班師生,似是同時自覺聽錯一樣,沒有誰敢詢問星蔭一聲。

只有樂蓁看見了。

星蔭臉上,竟牽起一抹笑容!他按著嘴角,看來就是那裡不知怎的痛起來,讓他忍不住叫了聲。然而,他的嘴巴,的確在笑!

樂蓁疑惑地垂首望望自己書上的塗鴉……

再看看星蔭……

書上的肖像塗鴉……動起來了……?

跟課室後排座上的星蔭一樣,臉帶笑容,卻按著嘴角雪雪呼痛!

甚麼跟甚麼?樂蓁糊塗了……

放學後,星蔭兩手插袋走出班房。樂蓁知道,他大概又跑去音樂室。於是,她追上去,一把抱住星蔭的頸。

「痛呀!」星蔭習慣似地扭身把樂蓁甩開。

「卓星蔭,你知不知道,我現在隨時可以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?」樂蓁從包包中取出教科書,得意洋洋地說:「所以,你可不要食言呀!」

「妳瘋症又發作了?」星蔭沒好氣。

「不信嗎?」樂蓁立即打開書,拿著筆在上面畫呀畫呀……

星蔭心裡正在想著,沒正經的樂蓁,是否更進一步變成失心瘋的時候,忽然,他嘴巴不自控地抖動,慢慢拉出一抹笑容!

「幹嗎?」星蔭實在困惱,這情況今天已出現過很多次!

不是少年中風,弄得臉部肌肉不受控制吧……

「你早便應該多笑嘛。」樂蓁喜孜孜的,滿臉全是笑意。

「完全不知妳在說甚麼。」

「看。」樂蓁打開書本,讓星蔭親眼看看她畫了甚麼。

星蔭的模樣,燦爛的笑容。

他不敢置信地望著樂蓁。

「我再試一次給你看……」樂蓁掀開另一頁,筆尖快碰到書頁……

「呼──」緊握在樂蓁手上的筆,忽然飛脫,遠遠給拋到不知哪裡去!

樂蓁愕然回頭,看見星蔭一隻手的掌心正對著她……

「呼──」樂蓁另一手上的書,升起來了!

「你……」樂蓁嚇得想不出說甚麼。

「我們怎麼了?」星蔭把手收到胸前,書跌落地上。

「我們都變得……奇怪了……」樂蓁拾起書與筆,帶點不知所措的走近星蔭。「我們現在這樣子,你食言的話,我不怪你。」

「我們是否應該搞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?」

「我一直只想搞清楚,我跟你之間,到底是不是我所想的……」

「蓁……」

「放心,我不會再畫你了。」樂蓁的情緒,從沒如此消沉過。她忽然只想一走了之。留下一句話,她轉身便走。

待續 (上一回)(下一回)
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0年5月19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3rd Dec 2011, 16:18 PM | 《魔音》番外篇

琴音,清清脆脆,從聖營書院傳出。

附近的人早已習慣,這所憑藉音樂才藝在學界佔有崇高地位的學校,每日都會響起一陣一陣的樂聲。

天色已泛微黃,音樂室裡,卓星蔭坐在三角琴前。

他兩手,十根指頭,反覆敲上黑白鍵,似在摸索。每敲一個鍵,響出的琴音總與前一個音和諧契合。不流蜴,卻動聽。

一雙纖幼的小手,忽爾從後繞過星蔭的頸。一點重量,被加到他的背上。

「會窒息呀!」星蔭沒好氣,扭身把整個人掛在他背上的一名女生甩開。

「星蔭,別練琴了!Shadow Rhythm來啦!」女生一點尷尬也沒有,彷彿同一樣的動作,她跟星蔭已重複過無數次。

「姚樂蓁,早說我對他們沒興趣呀!」卓星蔭重新坐好,雙手猶如呼吸輕放琴鍵上。

他當然知道Shadow Rhythm這支地下樂團。它被喻為流行音樂界中搖滾天團MagicVoice的影子,是地下搖滾中最叫人瘋狂痴迷的一支樂團,可在星蔭眼中,他們根本在強姦音樂。

諷刺的是,在這所重視音樂的學校,卻專誠把這支垃圾樂團請來表演。

「你作這首歌,作了一個月,你不悶嗎?」樂蓁早已看慣星蔭的臭臉,完全不當一回事,一屁股坐到星蔭身旁。

「妳迷Shadow Rhythm,迷足半年,妳不厭嗎?」

「我迷你,迷了足足十年,從來沒想過會厭呢。」

星蔭早已對樂蓁的沒正經見怪不怪,連應酬的表情亦欠奉。

「好了啦!不去便不去,用不著整天擺副殺人犯臉孔。」樂蓁拍拍校服裙,像起舞般走開去。「我才不要因為你,錯過他們的搖滾呢。」

「那是噪音!」星蔭不屑。

已走到音樂室門,樂蓁忽然回頭。

夕陽的光,剛好從樂蓁後投射進音樂室,讓她的身影變得迷幻模糊。

「又怎麼了?」

「卓星蔭,我跟你打賭!」樂蓁的聲音有種興奮。

「隨便妳。」

「那便當你答應了!你跟我來,不用太久。一首歌的時間便足夠。一首歌唱畢之後,如果你沒迷上Shadow Rhythm的話,我輸,任你想怎樣便怎樣。否則,便是我勝,你要答應我一件事。」

「姚樂蓁,妳真的很麻煩。」星蔭嘴巴這樣說,身體卻離開三角琴,一步一步走近樂蓁。

無論態度怎強硬,星蔭總不忍讓樂蓁失望。

樂蓁拉著星蔭奔下樓梯,直跑向禮堂。那裡,已經堆滿等待進入的學生,甚至老師……

「只一首歌。」星蔭看見人群,不禁後悔。

「對,就只一首歌!」樂蓁興奮得連肌膚與毛孔都似在歡呼。

好不容易擠進禮堂。

大概過了十分鐘,台下人們都呼喊得快失聲,三個人出現台上。一名面具男像幽靈般直走向鍵琴;一個冰藍色短髮的少女,坐到套鼓後;另一披散一把緋紅長髮的女生,肩掛一支吉他,踏著輕快腳步,來到舞台最前方。

握上麥克風,吉他聲響起,紅髮女生唱出了第一句歌……

曾經有一人,
傾注畢生,只為找尋,
尋尋覓覓夢裡依人……


徹底敗了!

由女主唱高歌第一個字,彈出第一個音符的剎那,星蔭知道自己敗了。

他甚至,不自覺,隨著歌聲,跳躍!

「你迷得比我更快!」樂蓁在歌聲、樂聲與全場歡呼聲之中,笑說:「我勝了!」

一歌唱畢。星蔭回過神來。願賭服輸,他苦笑:「說吧。」

「跟我在一起。」樂蓁的神態,認真得像變了個人。

「甚麼?」星蔭的聲音,變得極溫柔,連他自己也無法辨認……

「跟我在一起。你知道的,我一直喜歡你。」

待續 (下一回)

By浩川(韋灝川)
本文曾刊於2010年5月12日的《明報:明teens'》


浩川 | 3rd Dec 2011, 00:18 AM | 川生活

常說,世上或許沒有永恆。

無論是好、是壞,一瞬間也好,一萬年也罷,再久的,也有期限。

回憶,或許是唯一的例外。至少,只要我們仍然存在,回憶便不會消失。

或許……某些病痛引致的失憶是例外……~__~"

 

 (閱讀全文)

浩川 | 17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站在墓碑前,我像是模仿著遊子畫中的我一樣,笑了起來,表情毫不困難的輕鬆下來,就似是回到家中一樣。這是很奇怪但舒服的感覺呢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浩川 | 16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到達醫院時,在深切治療的病房外,見到了海楓。她平靜的跟我們淡淡一笑。然後便什麼也沒再說,只是透過隔離玻璃,默默的凝視著病房中只像安詳熟睡中的天空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浩川 | 15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今年的冬天來得比前幾年都要早,才12月沒多久,便已經寒風刺骨了。雖然還有幾天我才能見到遊子,可是我的心已經因為一天一天的倒數而躍動起來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浩川 | 14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『傻瓜,睡夠了吧。』茵笑盈盈的看著我,輕責的說

『茵…』

~~~§§§§~~~§§§§~~~§§§§~~~

『兆宗!兆宗!』這是遊子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浩川 | 13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夏天快要結束了,這兩個月來整個『宏圖投資』都像辦喜事般,每一天都是歡笑聲滿載的,令我一來了後便不願回到頂層辦公室那裡去了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浩川 | 12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
南韓漢城運動場上,離球賽正式開始前還有足足三小時,但觀眾席已幾乎擠滿了人。我國球隊的支持者還真不少呢,四面觀眾中幾乎有一整面全是我們祖國的球迷。

「人真多。」說話內容雖然似是埋怨,但從屠沁的面上我只卻看見輕鬆和興奮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浩川 | 11th Aug 2011, 14:00 PM | 《1314》
夏季來臨,『宏圖基業』的各個項目也順利進展著,船運業務雖是減低了各項收費,但由於質量都提升了,反而令收益增加了下少。投資業務方面,因為早年不斷把資金由本地股票市場調往歐元和各種外匯中,暫時來說雖然美國經濟陷於不景劣勢,但業務收入仍大致取得平衡。
 (閱讀全文)

Next